全國免費咨詢熱線:800-8573-777800-8573-768
永達簡介
董事長致詞
總裁風采
組織架構
永達文化
永達大事記
永達榮譽
領導關懷
下屬機構
企業動態
業界資訊
媒體聚焦
視頻展播
集團招標
企業畫冊
檢測中心
質量管理
産品認證
科研成果
現代工業
科技農業
公共事業
商貿服務業
客戶服務
聯系我們
銷售網點
網上反饋
人才理念
員工天地
招聘信息
在線自薦
視頻會議
企業郵局
黨建工作
工會工作
團建工作
企業動態
業界資訊
媒體聚焦
視頻展播
集團招標
企業畫冊
 
  首頁 > 信息中心 > 業界資訊
千元煤價減壓:發改委再發港口限價令
發布日期: 2010/07/26   閱讀:2576

      7月24日,國家發改委網站發布消息稱,針對近期煤炭價格的上漲情況,該委專門下發通知,要求進一步加強和完善電煤價格臨時幹預措施。

  這是國家發改委自6月19日對全國發電用煤實施臨時價格幹預措施以來,第二次針對電煤價格臨時幹預發文。

  與6月19日發布的臨時幹預措施主要要求煤炭企業實施最高限價不同,“二次限價令”要求對主要港口和集散地的動力煤實施最高限價。

  同時,國家發改委強調,各級管理部門要加強對重點電煤合同兌現率的監管;各級價格主管部門要加強電煤價格檢查,對違反《價格法》和進行變相漲價的行爲,要重點查處並曝光典型案例。

  根據國家發改委“二次限價令”規定,秦皇島港、天津港(14.87,-0.02,-0.13%,吧)、唐山港等港口動力煤平倉價格,不得超過6月19日價格水平,即發熱量5500大卡/千克動力煤限價水平分別爲每噸860元、840元和850元。

  國家發展改革委將組織有關單位按價格、熱值、數量統計重點合同兌現率,對未按合同約定執行的,相應削減其次年重點合同運力計劃,並收繳價格違法收入。

  千元煤價

  由于電企虧損,6月19日,國家發改委在調高電價的同時,出台了煤炭價格放開後第一個臨時幹預政策。

  該政策表示,爲防止煤、電價格出現輪番上漲,依據《價格法》有關規定,決定對全國發電用煤采取最高限價的幹預措施,即要求全國煤炭生産企業供發電用煤,包括重點合同電煤和非重點合同電煤,其出礦價(車板價)均以2008年6月19日實際結算價格爲最高限價。

  然而,限價令實行一個多月來,反映全國煤炭市場的“晴雨表”——秦皇島港中轉煤炭價格卻持續創出新高。本報記者從秦皇島港了解到,6月19日,該港5500大卡煤炭中轉價格約爲860元/噸。此後的一個月,盡管重點煤炭企業執行了國家發改委的限價政策,但港口中轉煤炭價格並沒有出現預想的穩定態勢。僅以秦皇島港口爲例,該港煤炭中轉價格在煤炭企業實施限價措施後,由6月19日的860元/噸左右迅速攀升至1100元高點,一個月漲幅高達22%。

  “目前5500大卡/千克動力煤價格還是維持在1000元以上。”秦皇島燃料市場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李學剛告訴本報記者。這一價格較今年初每噸550元左右已經翻了一番,上漲幅度接近100%。

  接受本報采訪的人士認爲,第一次限價只針對重點合同煤,導致了部分煤炭企業兌現重點合同煤的積極性降低。本報記者了解到,冀東能源峰峰集團有限公司目前重點合同電煤價格僅爲330元/噸,但市場電煤卻能賣到800元/噸。

  同時,第一次限價並沒有針對流通環節作出相應的規定,而流通環節一直被視爲炒作煤價的一大環節。北京長貿咨詢有限責任公司負責人、煤炭市場研究專家黃騰告訴本報記者,實際上山西大多煤炭坑口價僅爲500-700元/噸,但運到南方就能達1100-1200元錢,僅流通環節就差不多使煤炭價格在坑口價格的基礎上翻了一番。

  本報記者從山西一家燃料公司得到了求證:山西煤的出礦價爲700元左右,加上中間運費180元左右,以及中間商的100-140元每噸的利潤,電煤到達秦皇島港的價格爲1000元每噸左右,這也正是目前秦皇島港的報價。

  小礦作祟

  不僅如此,本報記者采訪中獲悉,臨時價格幹預僅限制住了重點合同電煤,卻沒能遏制住非重點合同電煤,控制了國有大礦卻沒法控制地方小礦。

  山西中電燃料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武峰林告訴本報:“從山西本地情況來看,實行限價政策後,國有大礦執行得比較好,但小礦就無法控制,價格仍然按照市場煤的價格出售。”

  冀東能源峰峰集團有限公司銷售科科長鈔玉科也告訴記者:“限價令實施後,重點合同煤一分錢也沒漲,且百分百兌現。”

  國家發改委網站7月24日發布的“二次限價令”也指出,全國發電用煤實施臨時價格幹預措施以來,電煤價格過快上漲的勢頭得到明顯遏制,重點合同價格保持平穩。但也出現了合同兌現率下降、部分非重點合同電煤價格不同程度上漲的情況。

  李學剛認爲,價格幹預措施並不能從根本上改善煤炭供求環境。也就是說,只可能會調節供求結構,但並不能改變供求關系,未來一段時期內市場的煤炭供求環境仍將處于“賣方市場”格局,導致煤炭價格保持在高位運行甚至繼續上漲。

  黃騰也指出:“不限價的話,市場對于供求關系偏緊的認識還不充分,但一限價明顯表明市場供不應求,煤價自然往上漲。”而這一信息更加強化了地方小礦擡高價格的意識。

  浙江省能源集團資産運營部負責人告訴記者,“現在我們買煤更難了,以前我們把價格往高提一提還可以買到煤,但現在我們再提價也很難買到。”

  李學剛也表示,價格幹預措施的落實面臨許多現實問題,要實施臨時價格幹預,首先是如何協調和平衡煤炭生産、流通、消費等各方面的利益關系,其次還要面對臨時價格幹預措施期間價格水平的制定、價格幹預措施的監管和檢查、價格幹預對象的落實等方面問題。

  關鍵在解決供需問題

  針對第一次限價之後出現的情況,國家能源局有關負責人在7月22日山西太原舉行的能源供需分析會議上表示,繼對電煤限價之後,國家可能再次出台煤炭産業調控政策。

  在會上,該負責人表示,“煤炭市場不僅要發揮市場配置資源的作用,國家也要加強宏觀調控。煤炭是工業的糧食,不能出問題,政府要管。”據了解,在此之前,國家能源局已專程赴山西調研,調研內容包括電煤供應、能源供需、電力企業經營情況等。

  本報獲悉,參會的中電投華北分公司黨組書記、副總經理賈斌代表電力企業給調研組提出建議,認爲國家應該在目前電價管制、CPI上漲壓力大的情況下,加大電煤價格控制力度,確保經濟安全。

  但是,針對港口等環節發布的“二次限價令”是否會平穩當前煤炭價格,尚存在疑慮。

  平安證券煤炭行業分析師陳亮表示:“此次發改委選擇在國際油價、煤價下降時出台新的限價政策,時機比較合適,有利于政策執行。”

  但是,黃騰認爲,從目前來看,這個政策執行起來肯定很難,會進一步打擊煤炭生産商的積極性,造成煤炭供應趨緊,再度擡高煤炭價格;除此之外,價格一限,煤炭質量更是無法保障。

  煤炭專家李朝林也持類似觀點,他表示恐怕一限價有量無市的情況會加劇,煤電矛盾會激化而非緩解,特別是在目前電廠存煤普遍偏低的情況下。

  李學剛也認爲新政策的執行效果目前還很難判斷,但武峰林還是對此政策寄予了厚望,他認爲不會出現囤煤不賣的情況。他表示:“860元對煤礦來說,利潤已經很高,是掙多掙少的問題,煤礦特別是國有煤礦還是會執行的。”

  發改委《通知》還強調,加強對重點電煤合同兌現率的監管。規定煤炭生産經營企業原則上不得在港口變更重點合同收貨人,不得將重點合同電煤交給關聯銷售公司進行銷售,轉變爲市場電煤或其它用煤。

  對此,河南永煤集團一位負責人告訴記者:“從目前的通知來看,還很缺乏實際的可操作性,下一步各省必須要出台具體執行辦法以及懲罰措施。”

  他告訴記者理想的狀況是,對于大型煤礦的每一筆出礦的煤都要嚴格抽查發票,發票上的收貨單位必須寫明是用煤單位,堅決杜絕代理商。

  “但到底能否執行到這個力度很難,但即使出現理想的情況,國有大礦都執行了限價政策,很多小煤礦的價格依然無法得到控制。尤其是一些經銷商,現在要求他們以目前的港口價出手肯定是要虧損的,因此非常可能出現的情況是,現在先不賣,等等看再說,從而會進一步加劇電煤緊張。”上述人士表示。

  發改委表示,將會組織有關單位按價格、熱值、數量統計重點合同兌現率,對未按合同約定執行的,相應削減其次年重點合同運力計劃,並收繳價格違法收入。

  “此次新的限價措施可看出發改委控制煤炭價格上漲的決心,但具體如何執行,包括監督是否到位都有待觀察。”李朝林表示。

  7月24日正在秦皇島港爲電廠落實煤源的浙江省能源集團資産運營部負責人在接受記者采訪時很關心這一新政策什麽時候能執行,甚至問“我今天以高價買來的煤,高出的價格是否能退?”他對這一政策執行並不樂觀:“我覺得很難,關鍵還是要解決供需問題。”

摘自:煤炭網

浙江永達實業集團有限公司  地 址:長興縣和平鎮11省道7號橋
電 話:0572-6955838 6650000 傳 真:0572-6955838 郵 編:313103
網站地圖 | English | 企業郵局